唯快不破、无坚不破

律师形象照

联系律师

    首席刑事律师

    手机微信:13396542333

    第一时间介入、辩护思路清晰

    优势:会见快、取保率高、社会资源丰富、熟悉公检法流程电话微信13396542333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黄姑山路29号颐高创业大厦809室

环境监管失职主体要件、因果关系的认定

时间:2020-04-19

  王泽某受贿、环境监管失职案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2017)桂0102刑初35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受贿罪、环境监管失职罪
【基本案情】
  1.受贿。2013年,被告人王泽某在其担任南宁市兴宁区城市管理局副局长,兼南宁市兴宁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分别对陈光某、陈仕某(另案处理)土方工程运输渣土和非法处置建筑渣土活动中给予关照,并分别收受陈光某、陈仕某给予的好处费人民币1万元和3万元。
  2.环境监管失职。2013年至2015年,被告人王泽某在担任南宁市兴宁区城市管理局(以下简称兴宁区城管局)副局长兼南宁市兴宁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期间,分管城管执法大队、城市管理指挥中心、综合执法、规划监察、国土监察等工作,负有领导兴宁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部门对辖区内的建筑垃圾非法处置等相关违法行为进行查处职责。在此期间,王泽某得知辖区内已规划的南宁市竹排冲上游植物园段(那考河)流域治理PPP项目地点没有合法的建筑垃圾消纳场,且有南宁市内多个建设工程施工单位在该处(即本案所指的大乌村泥口)非法运输及倾倒建筑渣土垃圾,其未尽分管查处非法倾倒建筑弃土及违规运输渣土车辆的监管职责,未对该行为进行及时制止及查处,造成该项目土地环境因倾倒建筑弃土和建筑垃圾遭受严重破坏,失去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净化大气、维护生态平衡等方面的功能,涉案林地与周边相近的林地比较,无法恢复到林相结构完整、林下层植物(草本和灌木植物)种类繁多、枝叶茂盛、植物交织覆盖等原貌,倾倒弃土的范围总面积达116.326亩,涉案林地难以自然恢复,致使南宁市兴宁区政府仅为清理其中广西甲运输有限公司的弃土就需花费人民币57265062.41元。
【案件焦点】
  1.被告人王泽某作为城区城管局副局长兼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其是否属于负有一定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其是否应负有监管失职的领导责任;2.如何对环境监管失职罪的因果关系进行认定。
【法院裁判要旨】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泽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泽某犯受贿罪成立。 被告人王泽某担任兴宁区城管局副局长兼南宁市兴宁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期间,分管城管执法大队、城市管理指挥中心、综合执法、规划监察、国土监察等工作,其分管的工作和部门中,兴宁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等部门负有对辖区内的建筑垃圾处置、倾倒等相关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监管的职责,其是负有一定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任职期间,得知一些工程项目在本辖区内的南宁市竹排冲上游植物园段(那考河)流域PPP项目土地存在非法运输、处置建筑渣土的行为,其未能认真履行要求所分管的职能部门加强监管、查处、打击力度的职责,未能及时有效地制止、消除非法运输、倾倒建筑垃圾的现象,造成该项目土地因作为非法泥口被倾倒大量的建筑弃土和建筑垃圾,环境遭受严重破坏,兴宁区政府为恢复该地的生态环境已支出超过5000万元的巨额费用,国家财产因此遭受巨大损失。王泽某对此负有监管失职的领导责任。被告人王泽某的行为符合环境监管失职罪的构成要件,构成环境监管失职罪。王泽某一人犯数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四百零八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及第三款、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及第三款、第十九条第一款,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王泽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环境监管失职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 二、被告人王泽某退缴到南宁市兴宁区检察院的违法所得人民币四万元依法没收。 宣判后,被告人王泽某未提出上诉,该判决已生效执行。
【法官后语】
  环境监管失职罪,是指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导致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造成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行为。本案需要处理三个关键问题。
  1.主体要件——被告人王泽某主体是否适格。本罪主体为特殊主体,即是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指在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从事环境保护工作的人员,以及在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交通、铁路等部门中,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对环境污染防治实施监督管理的人员,还包括县级以上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对资源的保护实施监督管理的人员。由此可见,凡对环境保护实行监督管理职责的工作人员,以及法律规定有权对环境进行监管的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可以构成本罪。本案中,被告人王泽某分管的部门具有对辖区内的建筑垃圾处置、倾倒等相关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监管,以及对市容市貌、城市环境进行监管的职责,因此认定被告人王泽某在本案中是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符合本罪构成的主体要件。
  2.被告人王泽某是否应负有监管失职的领导责任。本案中,王泽某在得知涉案流域PPP项目土地存在非法运输、处置建筑渣土的行为,未能认真履行职责,未能及时有效地制止、消除非法运输、倾倒建筑垃圾的现象,主观上表现为严重不负责任,不采取相关措施予以制止,而是采取放任的态度,致使环境遭受严重破坏,国家财产因此遭受重大损失。王泽某作为环境保护监督管理的分管领导,主观上属于放任的间接故意,对此后果的产生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失职的领导责任。
  3.如何对环境监管失职罪的因果关系进行认定,即监管的失职行为与造成的严重危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这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分析认定: 第一,行为人负有环境监管的职责作为前提条件。本罪中行为人都是负有环境监管的职责,应该作为而不作为,能作为而怠于作为,或者放任违法行为发生,具体来说就是不履行或不认真履行其职责,最终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 第二,危害结果系多因一果的间接性产生。本罪的危害结果的发生是监管者与被监管者共同作用的结果,并非失职行为直接造成。如本案的发生主要原因是被监管对象在涉案地点非法倾倒建筑垃圾造成。因此,行为与结果之间不是一对一的关系,而是属于多因一果的关系。所以本罪行为人的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具有间接性。 第三,危害后果产生的偶然性。环境监管人员的失职行为并不一定能引起本罪危害结果的发生,若没有危害结果的发生,也就不存在本罪,所以其失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具有偶然性。 因此,认定本罪的失职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是否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要以行为人负有环境监督管理的特定职责为前提,综合失职行为与危害结果是否存在多因一果的间接性和偶然性因素综合进行辨析。

编写人: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 李到福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